瑞瑞_Trace

此号主更王叶,其余见目录介绍嗷。

© 瑞瑞_Trace

Powered by LOFTER

【赤黑】所謂惡趣味

※322粉點文~~ @放开那浣熊 說好的洛山+舔鼻血+隱藏的按摩器梗來啦〈不過結果變成按摩器的部分比較多了OAO〉

※昨天半夜腦子一熱抓著手機打了一小時多的,寫得很快很爽肉寫得滿粗暴的w希望大家還可以接受

※文中沒有提及很多,不過黑子是去洛山當一星期交換學生的,而去誠凜的則是根武谷。

※題目意外地很難想,我會說我原本想用「所謂按摩器」當主題嗎哈哈哈。

※好啦其他應該沒什麼要注意的,祝大家看文愉快!


「那個,玲央姊,雖然我覺得是我想多了,但是那個......」葉山小太郎難得地露出有些尷尬的神色,指著遠方那對正不知道在做什麼練習的一藍一紅的身影。

  紅色的那個根本就是貼在藍的那個身上嘛!最好是這樣還能做什麼練習!剛經歷過一波情人節特有的閃光砲彈的單身漢表示完全接受不能,尤其其中一個還是自己十分欽佩的隊長。

「在我看來倒挺正常的,」玲央不以為意的扔了一顆三分球,漂亮的空心進球。「別說這個了,再不快去練習,看小征等下怎麼玩死你。」

  遠處的兩人看似沒有注意到這邊的視線,但赤司征十郎總像是背後長了雙眼睛,什麼事都瞞不過他。

  這時候藍髮的少年退開了些,小跑步退到三分線外,看樣子是要運球過人。

  葉山轉過頭想再跟玲央說些什麼,遠處卻突然傳來「碰」的好大一聲,藍髮的少年完美地達成了平地摔的成就,姿勢滿分、正臉著地,從聲響判斷想是摔得不清。

  紅髮的隊長立馬攬起了少年,葉山的視力十分不錯,上回視力檢查還是十分罕見的2.0,從這個距離依然可以看到一條紅色刷地從藍髮少年的鼻間流出。

  剛想走過去關心一下,卻在看見他們的隊長俯下身做出的那個驚人舉動給震驚地站在原地動彈不得。

  赤司征十郎竟然將那條鼻血給舔掉了!舔!

  這一下不只周遭的隊員們都嚇得不清,連當事者之一的黑子哲也都被這個突發舉動給愣住了。

  「果然不好吃......」赤司默默做出了感想,「還在流呢,還是去休息一下吧。」說完,他轉過頭來對著玲央這邊喊道:「今天的練習就先到這裡,剩下就交給你了,實瀏。」

  「啊、好!」連玲央也過了一會才反應過來,只是等到他喊這聲時,赤司已經牽著黑子走出了體育館,留下了一屋子目瞪口呆的隊員們。

  「吶,玲央姊,這個也是正常的嗎......」

  這回玲央連一聲也吭不出來了。

  回到宿舍,鼻血也差不多停了,沖過澡,赤司一出來就看見黑子坐在他的床上正對著空氣發呆。

  「怎麼了?哲也。」赤司頂著還濕漉漉的頭髮坐到了他身旁,熱烘烘的水氣貼在身側,很溫暖。

  「在想這就是赤司君的學校呢,氣氛和誠凜截然不同,果然有籃球強校的氣質。」

  赤司笑笑,「但是哲也你們打敗了我們呢,雖然我們下次絕對會贏回來的。」

  黑子也回以一笑。

  兩人一下子無語,赤司擦著頭髮,空氣中瀰漫著沐浴露的清香,是赤司的味道,想到這個,黑子突然有些不自在。

  現在自己全身可都是赤司的味道了呢。

  拍拍臉頰,黑子鑽進被窩裡,蹭了蹭柔軟的枕頭,「赤司君,要睡嗎?」

  這句話看上去如此純潔,但聽在數月未碰過戀人的赤司耳裡可就不是一般的糟糕了。

  赤司瞇起了雙眼,「這麼早就睡啊,難得有機會來洛山當交換學生,不想做些什麼特別的嗎?」

  黑子想了下,點點頭,「那麼要做什麼呢?」

  赤司將毛巾扔到了一旁,欺身壓在了黑子身上,兩人的距離貼得好近好近。

  黑子瞬間屏息,赤司的鼻息拍打在他臉上,整張臉都給拍紅了,以為赤司要吻上來,黑子閉上了眼,但後者只是撫上黑子眼下那抹明顯的青色,「哲也昨晚沒睡好嗎?」

  「誒?」想到了什麼,黑子移開了眼神,「就看了點小說,不小心就晚睡了。」

  「是嗎,看來哲也很期待來見我呢,真令人開心。」

  什麼思緒都會被洞察的一清二楚……真是令人不爽。

  黑子瞪了他一眼,「赤司君想說什麼?」

  赤司突然埋進了黑子的脖頸,低低的啞聲聽得骨頭都酥起來了,「哲也沒有自己做過吧?自從幾個月前的那次以後。」

  終於明白這個男人想幹嘛的黑子搥了他一拳,卻說不出話來。

  「吶......來**吧,哲也。」

  剩下部分請大家走蟻窩~~~~

*****************************

  最近想著要參考一些古風文,所以看起了原耽文,好多太太寫得都好好看哦OwO

  以前怎麼就想說怕跳坑不敢看呢~果然人的想法都是隨著時間而轉的。


评论(18)
热度(101)
2015-08-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