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瑞_Trace

此号主更王叶,其余见目录介绍嗷。

© 瑞瑞_Trace

Powered by LOFTER

【赤黑】所謂接吻狂2

※因為這個設定實在是萌得我一臉血,所以第二彈又來啦哼哈哈!

※赤黑兩人都是社會人士,文中雖未提及,總之就是跟上一篇的設定一樣。

※小黑子是超級接吻狂,雷者慎入。


「我回來了。」

  聽見從門外傳來的聲音,黑子收起手上的書,連忙往玄關那兒小跑步過去。

  「歡迎回來。」見戀人正彎腰整理著鞋子,起了壞心的黑子往後退了幾步,一下子「咚咚咚咚」地助跑衝刺然後跳躍,成功攀到赤司的身上。

  赤司給他這一撞差點倒了下去,還好黑子的體重還不足以將他撞飛。

  放下手中的公事包,穩穩地托住青年的臀部,「哲也、唔!」話還沒說完,便被一陣激烈的熱吻所堵住。

  差點忘了他家的哲也可是個不折不扣的接吻狂(對象僅限赤司),這三日自己在外出差,這麼久沒有接吻想必是憋壞了。想著就這樣讓他吻的赤司,坐到了一旁的鞋櫃上,覆上戀人的後腦勺,加深了這個吻。

  雖說喜歡接吻,但黑子的吻功還是不及赤司,不出多久便被吻了個出神。

  「呼、呼......」舌尖交錯的感覺好像還在,黑子有些意猶未盡地舔了舔唇,捧著赤司的臉馬上又要來一次。

  「不行─哲也這麼久沒看到我,難道只想接吻嗎?」

  瞬間明白赤司想要做什麼的黑子,連忙從赤司身上跳下,準備逃跑,卻馬上被後頭來勢洶洶的猛獸給捉住。

  「讓我們來補足這三天的哲也吧。」

  隔天再次見到太陽的時候已經是中午了,旁邊的枕頭已經沒了溫度,黑子撐著腰部和痠軟的身子下了床。

  洗漱完畢後走到赤司的書房,果然見一個埋頭苦幹的背影正處理著桌上一疊又一疊的公文。

  今天還沒吻呢......想著,黑子舔了舔唇,放輕了腳步,試圖在不被察覺的狀態下走到赤司身邊。

  「哲也,起床了就去吃東西。」才剛踏出一步,黑子的行動就被迫停止。

  感到有些沒趣,他快步走到赤司身邊,捧著男人的臉馬上就要來今天的第一吻。

  嗯?好像哪裡不太對。

  舔了舔目標物,卻不如以往的柔軟,睜開眼才發現親到的是男人的臉頰。

  黑子這是有些不悅了,從養成這種接吻狂毛病之後,每天除了赤司不在的時間,第一吻總是不可缺的,算是對生活要求不多的黑子對戀人的一種任性,也是變相的撒嬌。

  驀地移開身子,黑子敲敲桌子,試圖引起眼前人的注意,「赤司君,今天還沒吻......」

  「今天一天禁止親吻,哲也。」赤司頭也不抬的繼續埋頭工作,「香草奶昔和飯擺在餐桌上了,快去吃吧。」沒聽見後者有任何反應,赤司有些疑惑地抬起頭。

  只見他的戀人一臉不可置信地盯著他看,晴天霹靂般的表情確實難得一見,但令赤司感到意外的是他家哲也的接吻癖已經嚴重到這種地步了嗎......

  黑子睜著水汪汪的大眼,一臉無辜地看著赤司,試圖從那犀利的眼中找出一絲開玩笑的成份。

  沒有、沒有......赤司君竟然是認真的......

  黑子吞了口口水,「請告訴我原因,赤司君。」

  「哲也該節制一下自己的接吻癖了,這麼做是為了你好。」

  然後黑子只好帶著怨恨的眼神,一步一步地慢慢向後退。

  聽到關門聲,赤司才吐了口氣,抑制已久的、從喉嚨深處傳來的不適,令他用力咳了好幾下。

  沒想到竟然突然染上了感冒......為了哲也,先暫時這樣吧。

  赤髮的男人暗自點點頭,灌了幾口熱水,繼續專注於眼下的工作。

  黑子悶悶不樂地喝著奶昔,漫不經心的翻著最喜歡的作家的新書,清新華美的文藻進入了他眼裡,卻看不進心裡。

  各種可能會讓赤司拒絕他的原因在腦海裡亂竄,是討厭他了嗎?還是對於他的身體已經厭煩了?又或是自己真的太纏人了?

  原本從未想過自己會染上這種癖好的,那個太過於完美的男人,即使對自己是如此溫柔,內心難免會不安的戀人需要一些行動來證明這個男人是愛著自己的。

  想著想著,奶昔不知不覺間已經被喝光了,他咬著吸管,試圖彌補嘴巴的不滿足。

  被冷落在一旁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一接通,黃瀨涼太充滿活力的聲音就從另一頭傳了過來。

  「小黑子!好久不見啊,我現在正在你們家附近的M記,要不要出來見個面呢?」

  黑子想了下才應聲,「好的,那我現在就過去,待會見。」

  他隨便寫了張紙條,寫了「給赤司君,我出門了。」兩句話後又有些賭氣的在最後落下一句「請赤司君晚餐自理。」

  過了一段時間之後,赤司一出來就看到一張明顯故意寫得潦草的字條,和一杯吸管被咬爛的奶昔。

  無奈的笑了笑,赤司從抽屜裡拿出幾顆感冒藥,又喝下了一大杯熱水。

  希望能趕快好起來呢......不然一向固執的戀人會賭氣到什麼時候誰也不知道。

接下來的%%%部分請大家到蟻窩~~~

评论(28)
热度(88)
2015-07-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