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瑞_Trace

此号主更王叶,其余见目录介绍嗷。

© 瑞瑞_Trace

Powered by LOFTER

【赤黑】兩個靈魂 Part2

※本篇第二部分,這篇寫得很快,之後可能會修一些用詞之類的,總之下面直接正文。

*****************************************

II.水藍色的眼

 最初只是一個雛形。

  關於那在從心底深處悄悄浮現出來的、異樣的感情。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黑子哲也看向赤司征十郎的眼神變得不太一樣了─迷濛的水藍色。

  若真要回頭尋找出現這份感情出現異變的時間,腦海裡浮現的只是模糊的片段─赤色的髮絲飛揚,背後是一片漆黑的天空,溫柔的赤色眼眸,和不同於以往的話語。

  「看著他的時候,會有種心痛的感覺,排山倒海般的感情的流水朝我襲來,我心甘情願地沉溺在這深不見底的深海裡……

  「如果可以的話,真想就這樣溺死在這個人給的溫柔裡。

  「想要幫他做點什麼,至少讓他不要跟我說什麼『我沒事的』這種話。」

  「黑子。」

  「啊。」還沉浸在書中世界的藍髮少年一時沒反應過來,手中的書不自覺地離了手,眼看就要接觸到地面,站在一旁的赤髮少年不慌不忙的接住並放回藍髮少年的手裡。

  「真是不好意思,赤司君。」將手中的書塞回書包裡,帶著尷尬的水色雙眼看向眼前有著一雙溫柔的赤紅色雙眸的少年,「我看書看得太入迷了,沒發覺你已經來了。」

  「哪裡,是遲到的我不好,讓你等了這麼久真是不好意思,黃瀨他們應該已經到了吧?」赤司看了看黑子被凍得通紅的雙耳,二話不說地解下自己的圍巾,像是在打包禮物一樣地纏在少年的脖子上。「沒想到黑子也會對愛情小說有興趣呢。」

  「赤司君,這樣你會感冒的。」黑子的鼻子被凍得紅咚咚的,怎麼看都是很冷的樣子。「那是我很喜歡的一位作家寫的,沒想到她突然寫起了愛情小說,不過還滿有趣的。」

  「這樣啊。」赤司攔阻了黑子欲解下圍巾的動作,「沒事的,我不像你一般體虛。」好笑地看了下黑子瞬間刷黑的臉色,赤司輕輕地拍了他的肩,「走吧。」

  今天是冬休前最後一次來學校,平日總是嚴格訓練的帝光中學籃球部今天也好心地讓大夥兒提早休息。

  但是精力太多無處發洩的「奇蹟世代」─例如青峰和黃瀨─則吵著說好無聊,於是他們幾人便決定約出來打街籃,而因為有學生會的事務要處理的赤司之後再去。

  因為打街籃的地方離學校比較遠而且赤司還沒去過,所以黑子負責留下來等赤司。

  「赤司君冬休時也是在家裡學習嗎?」

  「嗯,怎麼了嗎?」

  「沒什麼,只是覺得赤司君跟大家私底下出來見面的時間很少呢,所以稍微有點好奇是在進行怎麼樣的學習。」

  「還滿多的呢,最近是在學習一些大學的東西,還有財經相關的,另外還會做其他必要的才藝的學習。」看見黑子瞬間睜大的雙眼,赤司笑著說,「父親很嚴格的,能像這樣偶爾跟你們出來跟以前比已經好很多了。」

  「赤司君的父親對赤司君你應該期望很大吧。」黑子微微地側過頭看著赤司的側臉,「赤司君的壓力很大吧。」

  赤司唇邊的笑容稍微變得有點僵硬,雖然只是一瞬,不過黑子還是注意到了這個反應。「大概吧,不過跟黑子你們在一起的時候很開心哦。」

  黑子停下了腳步,認真地凝視著赤司的雙眼,「希望赤司君有煩惱或是有需要我們的地方,請你一定要找我們。」

  然後他看見赤司明顯的愣了下,才勾起那副溫柔的笑容,表情沒什麼變化,但手卻悄悄地撫上了黑子臉頰。

  黑子也將手覆上那隻冰涼的大手,「赤司君?」

  這個人看向自己的赭色雙眼非常的溫柔,黑子清晰地感覺到。

  「如果需要黑子你們來幫忙的話那我就太遜了,我自己可以的。」聽到一點都不讓人滿意的答案,黑子抬起頭,想再說點什麼,就被擁入一個溫熱的懷抱中。

  「不過就另外一種方面來說,也許黑子可以幫得上忙哦。」

  「什……」還來不及提出疑問,兩人便聽到一陣腳步聲從不遠處傳來,黑子則迅速地推開赤司。

  「小黑子!你們太慢了哦,大家都等得不耐煩了!」黃瀨站在路口處誇張的搖手,一頭金髮在夜晚也像塗了螢光劑一樣顯眼。

  「啊,抱歉,我們馬上過去!」說完,確認黃瀨已經走遠,才又回過頭看著赤司。「剛剛赤司君的意思是?」

  後者則還是那副溫柔表情,簡單一句話就將黑子的問話完美地迴避掉。

  「黑子以後就會知道的。」

  然後便拉著黑子直直地往黃瀨離去的方向走去。

※ 

  耳邊全是什麼東西破裂的聲音,刺耳的聲響不斷地灌進腦海裡。

  好痛苦、好難受。

  雙頰被淚水所浸溽,眼前是曾經的隊友們逐漸離自己遠去的背影,站在最前方的則是那曾帶領著他們一路贏來的、赤髮的帝王。

  水藍色的眼睛緊緊地盯著那個身影,有惆悵、有傷心、有痛苦的情緒混雜在裏頭。

  那是他的救世祖、他的神明大人、他的暗戀對象。

  「哲也你……已經沒有用了。」

  如今已經全都無所謂了,被隊友遺棄、被那個人否定的自己,什麼也不是。

  對籃球的熱愛早就被這般痛苦的感覺啃食殆盡,曾經的感情也是。

  到底、該怎麼辦才好?

  想起兩年前的自己也曾這樣問過自己,黑子低低的笑了起來。

  「含糊不清的理想,簡直不堪一擊。」

  想要救回他的夥伴們,到底該怎麼做才好?

  「鈴──」

  今天,就去吧。

  「唔……」伸手按掉了鬧鐘,黑子擦去還留在臉頰上的淚痕,睡眼惺忪地走去洗漱。

  自從第三次全中之後,黑子再也沒去學校,連三年級隊員的引退式都沒去參加。

  也不再碰籃球了。

  他將自己關在房間裡,就只是坐在床上盯著外頭的天空發楞,腦袋裡空無一物。儘管雙親和祖母都釋出了許多的關心與安慰,他的心也溫暖不起來。

  突然間再也想不起來,和他們認識、和赤司君相遇之前的自己,到底是怎麼回事。

  應該是一個非常不起眼,單純對籃球抱持著超乎常人的熱愛,儘管打得不怎麼樣,卻還是堅持想要達成與朋友的約定,非常普通的少年。

  好懷念呢。

  「我出門了。」和媽媽打聲招呼之後,他獨自坐著電車,來到了明洸中學。

  至少,要見到荻原君,向他道歉才可以。

  「荻原他已經轉學了。」

  「诶?」

  眼前站著的是荻原均曾經的隊友,那人臉上的表情絕說不上是好看,被奇蹟世代那樣玩弄之後的心情絕對不可能好的,甚至會就此再也不想碰籃球了,而接下來他也道出了這項事實。

  「這是他之前常常戴著的,被他忘在儲物櫃裡了,你拿去吧。」

  「荻原說過,如果是你的話,絕對能融化奇蹟世代冰冷的心的。」

  說完這些話,那位同學便走遠了。

  凝視著手中的護腕,水藍色的少年已然做好了覺悟。

  周遭都是因為畢業典禮將至,而參雜的許多複雜情緒,有開心以後還能繼續上同一間高中的,也有傷心以後不能繼續一起上學的,而這兩種都不是黑子有的情緒。

  那雙水藍色的雙眼只有決意。

  午休時間,他穿過了中廊,走到過去時常和赤司在一起的圖書館角落。

  至少還可以回憶一下。

  盤腿坐在冰冷的大理石地板上,春天的空氣還是涼涼的,黑子忍不住打了個寒顫,卻意外發現之前赤司常坐的位置上有奇怪的刻痕。

  他低下頭,發現那是一行字,不過大概是因為很久以前寫的,上頭覆蓋了許多灰。黑子取出手帕,擦乾淨之後總算看清了這一行字寫的是什麼。

  這字跡他認得,這工整得異常的字跡他再也找不出第二人,而上頭的內容除了那個人,全世界也不會有人會寫了。

  他忍住眼淚欲奪眶而出的衝動,深深的吐了口氣,然後從口袋抽出鋼筆,顫抖著在上頭也刻上了一行字。

  好不容易完成後,黑子起身,直直地走向畢業典禮會場。

  赤司君,我希望我可以成為你的力量。



评论(2)
热度(28)
2015-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