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瑞_Trace

此号主更王叶,其余见目录介绍嗷。

© 瑞瑞_Trace

Powered by LOFTER

《赤黑》沉溺

※此篇為三個月前就成形的腦洞,只是肉的部分一直寫不好,所以拖到這時候才發,剛好拿來當隊長生賀w

※不過肉的部分怕被蓋掉,所以等我可以用電腦了,再全發到蟻窩上面,不好意思。

※涉及女裝、被搭訕、被下藥等情節,請小心食用。

※另外雖然跟本文無關,這裡公告一下,因為現在看實在覺得之前寫得太草率了,所以《兩個靈魂》系列全部下架修改,寒假應該就可以把全文完成了,不好意思。

×祝小隊長生日快樂!!

**************************

《沉溺》


  他緊緊地盯著那邊很久了。



  今天是橫澤集團總裁的兒子的結婚典禮,身為赤司集團的總裁,赤司征十郎自然也收到了邀請,也硬是拖了黑子一同前來參加。



  「以往這種邀請不都是會推掉的嗎?赤司君。」



  「這次不同,橫澤集團可是我們將來的合作對象,人家兒子的結婚典禮怎麼能不去呢?」



  「可是還是請赤司君找其他女孩子當伴吧,兩個大男人的……而且我只是個幼教老師兼小說家……」



  「嗯?你說甚麼了嗎?哲也。」接收到赤司的殺人氣場的黑子連忙住了嘴,但仍倔強的不肯看向赤司。



  赤司嘆了口氣,輕輕地將黑子攬到自己的懷裡。



  「你可是我的戀人哪,不找你要找誰呢?」說完他便輕輕地在黑子雪白的脖頸上吻了下,「除了你沒有第二人選。」



  「赤司君這樣太犯規了……」黑子臉紅地別過臉。



  「哲也,你是愛著我的吧?」赤司繼續親吻著黑子的脖頸,一邊說道。



  「……明擺著的事就不用問了吧。」



  「那、哲也可以拜託我一個小小的要求嗎?」赤司的手已經開始伸進衣服裡了。



  「是什麼呢?」



  「晚點就知道了哦。」



  總而言之,歷經幾番波折之後他們順利來到了飯店,而在這個喜氣洋洋的結婚會場上,眾人都忙著交際之時,赤司征十郎像個等待獵物上鉤的狼一樣,緊緊地盯著會場的角落。在那個方向的是一個黑髮男人和一個淡藍色頭髮的「女子」。



  黑子彆扭地拉著不習慣的裙襬,一邊在心裡埋怨那個逼他穿上女裝的赤司,一邊想著要如何迴避掉眼前這個黑髮男子的攻勢。



  赤司君真是老奸巨猾……把人弄倒之後還趁著他意識模糊的時候誘騙他答應他的要求。



  「赤司君,我想我真的不適合,請容我鄭重地拒絕。」黑子看著眼前的白色小禮服、神色僵硬地說道。



  赤髮的男人只是笑而不語,然後拿出口袋中的錄音筆並按下撥放鍵。



  『赤司君……嗯…….不要……』

  『吶,哲也,答應我,橫澤集團婚禮那天穿上女裝,好嗎?』

  『唔……嗯……』

  『哲也答應了呢,那,一言為定哦。』

  『嗯……』



  黑子沉著臉盯著赤司,「赤司君,嚴格來說那時候我的意識並不清楚,也不算是在答應你的要求吧。」



  「嗯……那哲也是在承認被我弄得很舒服嗎?」



  「唔,不是,那個是……」



  「但是『嗯』就算是回答的一種吧,既然哲也說這不是那種意思,那就是在答應我的要求了吧。」赤司邊說道,一邊拿著手中的白色小禮服向黑子走過去。「哲也是個會信守承諾的人呢,不會毀約的,對吧?」



  「……」



  「真期待看哲也換上女裝呢。」



  於是這一天,黑子換上了那件白色小禮服,還戴上和他原本髮色相似的淡藍色長假髮,同赤司一起出現在會場。黑子天生乾淨的氣息、比一般人更為白皙的膚色、白淨的臉蛋,配上身上的裝束,看上去就像個真的女孩子一樣。



  然後竟然被眼前這個黑髮男人給纏住了。



  方才陪赤司到處去向其他大人物問候之後,黑子拉拉赤司的袖子示意他想去旁邊休息,赤司點點頭同意後,黑子便悄悄地走到了會場的角落等著赤司。



  接著一個黑髮男人從會場的中央走向這邊的角落。一開始他並沒有注意到黑子,而是站在黑子的旁邊默默地盯著會場發呆,站在一旁的黑子雖然離他有一點距離,但黑子眼尖的注意到原本掛在男人後腰上的口袋的手帕掉下來了,習慣性會伸出手幫助的黑子便走近他蹲下身子幫他撿了起來。



  正想開口的黑子突然想起來這時候的他是穿著女裝,要是一開口就會被發現是男生的聲音,於是黑子只是輕輕地拉了男人的衣袖。



  黑髮男人起初嚇了一跳,剛才他明明確認過這附近沒有其他人在的,發現是個可愛女孩子將他的手帕撿了起來之後便鬆了一口氣。



  看來今天總算有點有趣的事情可以做了吧……



  黑髮男人笑了笑,「啊,我將手帕掛在後面掉了都沒發現呢,真是謝謝妳。」



  黑子微笑著點點頭,便準備離開。



  赤司君應該好了吧……



  不料黑髮男人卻捉住他的手腕,「那個,不好意思,想請問小姐妳是一個人嗎?」



  黑子暗叫不妙,這種不能出聲又不好拒絕的場合該怎麼辦呢……



  「今天家裡來參加這場結婚典禮的只有我一個人,感覺很寂寞呢,不知道小姐願不願意待在這裡陪我聊聊天?」黑髮男人尷尬地笑了下,「不過如果妳另外有伴的話就算了啦。」



  黑子決定裝成一個啞巴,所以他向黑髮男人比了比自己的嘴巴,然後搖搖手,示意自己無法說話。



  「?,真是不好意思,原來妳不能說話嗎?」黑子快速地點點頭,便轉身準備離開,但是同時間,高跟鞋的鞋根不小心卡進了磁磚之間的縫隙,黑子一時來不及反應,眼看身體就要向後倒……



  黑髮男人眼疾手快地接住黑子,一個漂亮的公主抱將黑子舉了起來。



  「妳沒事吧?」不能說話也無所謂吧,挺新鮮的貨色呢。



  距離他們有一段距離的赤司瞇起了眼睛,周遭釋出了強烈的殺氣。



  「赤司?」同樣受邀而來的綠間從旁邊插了進來,「你也來了啊,」然後他隨著赤司的視線看過去,「那是!」



  「呀,是哲也和一個我不認識的男人。」眼看赤司就要殺過去,綠間快速地攔住他,「赤司,先告訴你一聲,那個男人是今天新郎的哥哥,風評很差,而且對待女人非常不留情……」



  黑子渾身一顫,被不熟悉的人做這樣的親密舉動實在不怎麼舒服,而且要是這畫面被赤司看到了的話,那可不是一下子就沒事了。他拍拍黑髮男人的肩膀,要他放他下來。



  黑髮男人輕輕地將黑子放在地上,「那個,既然不能夠陪我說話的話,可以請小姐陪我喝一會兒酒嗎?就當剛才的回禮?」見黑子一臉懷疑的樣子,又說:「只是一般的雞尾酒啦,妳看那邊的服務生端的那種就是了。」然後黑髮男人向距離他們最近的服務生招招手,兩杯鮮紅色的雞尾酒送了上來。



  黑子遲疑地看著手中的杯子,但是黑髮男人的眼神並沒有甚麼奇怪的感覺……



  應該不會有事吧……



  「乾杯。」



  黑子一下子就把雞尾酒喝得剩下半杯,味道甜甜的十分順口,期間也沒有甚麼奇怪的味道,或許真的只是普通的雞尾酒吧。



  黑髮男人的眼底閃過一絲笑意,一個上好的獵物要到手囉。



  「哲奈。」



    一聲本不應該出現在這裡的低沉男聲突兀地出現,黑髮男人驚愕地看著眼前的赤髮男人。



  在他所知道的、而今天有可能會被邀請過來的名門裡面,赤髮的就只有那個男人!



  赤司將黑子攬過懷裡,並接過他手上那只剩下半杯的雞尾酒,「不好意思,我家夫人托您照顧了,橫澤先生。」



  被那異色眸眼裡的殺意驚嚇到,橫澤連忙往後退了一步,「哪裡哪裡,我並沒有做什麼,赤司先生。」



  「這樣啊……」赤司低頭看了一下黑子臉上逐漸冒起的不自然的緋色,「但是我們赤司家一向不會吝嗇於回禮的,稍後便會有專人來為您服務,橫澤先生。」說完,赤司俐落地抱起黑子─與方才一樣的公主抱─轉過身。



  「請敬請期待吧。」


评论
热度(56)
2014-12-20